快报

交易所进入整合洗牌期,重要分水岭形成

字号+ 作者:交易中国 来源:未知 2019-08-10 我要评论

来源:期货日报、大宗传媒 1 交易场所进入整合洗牌期 随着清理整顿活动的不断深入,交易场所关了一批,整改一批,转型发展一批 存活的交易场所被督促尽快转型发展,制定时

来源:期货日报、大宗传媒

 

交易场所进入整合洗牌期

 

随着清理整顿活动的不断深入,交易场所关了一批,整改一批,转型发展一批……“存活”的交易场所被督促尽快转型发展,制定时间表,避免久拖不决,转型失败或未实际开展业务的将面临撤销关闭。

 

43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根据《关于三年攻坚期间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有关问题的通知》(清整办函〔201935号)划分的时间节点,各地将把清整的相关情况于4月底上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办公室,全国清理整顿到位划定2020年底前。这预示着,电子商务合规化发展成为企业的第一要务,未来电商环境将会更加“干净”;国家和地方清整,正在加速交易场所的裂变。

 

430日,湖北省资本市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了《关于开展全省交易场所清理规范工作的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明确了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履行省资本市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职责,“一行两局”等部门负责对交易场所涉及金融属性的交易模式进行监督,提供专业指导意见。同时,《方案》要求,坚持分类规范,支持做大一批,转型发展一批,限期整改一批,撤销关闭一批。制定时间表,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厘清清理规范前后的各方责任,避免久拖不决,防止监管缺位,确保2020年年底前完成任务。《方案》指出,对15家正常经营交易场所,支持其做大做强。涉及清理规范的有11家交易场所,其中包括撤销关闭2,限期整改5家,转型发展4家。由主管部门、属地政府督促化解违规业务的存量风险,指导探索合规发展方向,2019年6月底前向省资本市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报送整改结果和转型发展方案。除湖北华中文化产权交易所按国家有关政策推进整改外,其他在限期内未整改到位,或整改后1年未能成功转型实际开展业务的,将予以撤销关闭。

 

56日,浙江舟山大宗商品交易所(下称浙商所)的《公司解散公告》(下称《公告》)发出,一时引发关注。期货日报记者听闻包括浙商所在内的舟山市交易场所要合并到国务院批复的“中国(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但联系相关负责人,没有得到回复。

 

57日,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贵州省地方金融风险防范和化解工作研讨会上提出,尽快推动出台《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清理整顿期间,交易场所明确了“属地监管”原则,随着地方金融监管逐步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交易场所发展的法治保障必将更加健全。

 

510日,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下称《条例》),自201971日起施行。一直以来,监管职责不明确、缺乏执法权、缺少专业的监督管理人才队伍等是地方金融监管的“老大难”问题,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被寄予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先生”。

 

此前,北京市退出交易场所监管范围的有7家,分别是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华彬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原北京华彬艺术品产权交易所)、北京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北京兰格钢铁电子交易有限公司、中国民营企业交易中心、北京新发地农产品电子交易中心、中新荣(北京)艺术品有限公司。

 

从以上情况不难看出,交易场所正式进入整合洗牌期。

 

2019成为交易场所的分水岭

 

期货日报记者独立调查显示,违规交易场所基本打回原形,文交所关闭、停止交易的十之有八九;P2P互金平台,90%以上暴雷或消亡;每个省份和计划单列市,股权交易所基本存留一家;金融资产交易所成为2019年重点整顿对象,在不断出清。上海、海南等开放高地,一些大宗平台加速成长,成为业界注目所在;青岛、天津、辽宁、宁夏、青海、西藏、安徽、甘肃、河北、湖南、云南、广西、福建、山西、陕西、内蒙古等省份,除个别交易所活跃外,其余基本处于“业务暂停”观望、关闭、休克半休克状态。资质较好、背景强大并且能在监管政策下不断规范发展的交易所,获得青睐,“同根不同路”,成为交易场所明显的分水岭。

 

从全国各地监管和交易场所运营实际看,在释放以下信号:

信号1、监管层并不是要“一刀切”将交易场所全部关停,而是要结合各地的资源情况、产业情况、实际需求、监管能力等方面,统筹安排各地的交易场所。经过清整验收保留下来的交易场所,未来有较大成长空间。

 

信号2、交易场所进入整合洗牌期。如果说,一些地方过往的整合是“看看人家再说”,那么如今的整合趋势明确,地方开始积极主动快速推行。

 

与整合活动一同开展的是各地交易场所撤销关闭问题,如35号文提及对存在违法违规问题严重或整改不力的交易场所,缺乏产业背景、市场需求和未列入总体规划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或关闭。从湖北等省的清整看,传递出一个强烈信号是,对于背景实力较弱,且过往存在违法违规历史的交易场所,不再是暂停业务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出局”,交易场所进入到大鱼吃小鱼时代。

 

信号3、监管“向上走”、瞄向人工智能。之前的监管模式是“谁批准、谁监管、谁负责”。现在,各地对于已批筹的交易场所不再是你想开业就开业了。交易所的开业经婆婆批准后,婆婆还得上报婆婆的婆婆,由部际联席会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决定开业与否。

 

目前,不少省份监管实行人防和技防相结合的措施,除监管人员监管外,交易场所业务必须接入清算所进行动态技术监测,运用大数据进行舆情监测,相关信息监管部门随时掌握,地方再把各地交易所运营情况上报部际联席会。这样的监管,意图在于牢牢把握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信号4、地方监管层在交易场所业务管理上,仍有一定自由度,交易场所业务可进行一定创新。

 

最近,各地密集出台相关监管办法或地方法规,为交易场所创新预留了一定的空间。在三年攻坚战这段时间,交易场所能不能成功转型走出“至暗时刻”,成为摆在面前的必答题。

 

强监管下,劣币驱良币将成为历史,2019已成为交易场所的分水岭,以上海为代表的上海钢联、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找钢网、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以大宗商品供应链平台为代表的瑞茂通等,已展现出巨大潜力和勃勃生机,成为带动实体经济的助推器。可以预见,未来,一批现货大宗商品平台,有望成为世界影响力的平台。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曾经的贵金属交易所大量被“清算”

    曾经的贵金属交易所大量被“清算”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