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油现货交易幕后:未退场的灰色原油期货市场

披着“现货”外衣的非法原油期货交易平台旗下最多有数以百计的会员单位,“每个会员单位又有很多代理商,就跟开连锁超市一样。”

3月中上旬,凭借着一份伪造的非知名大学金融本科的应聘简历,界面新闻记者敲开了六家曾经或依然从事投资原油现货交易业务公司的大门。

与地处北京金融街、被“一行三会”所环绕的金融公司不同,这类公司的营业执照大多与金融毫无关系,而是冠以文化传播类或者企业咨询等名称,大量招聘金融产品销售(业务员)方面的职员。广泛分布于北京丰台、四惠和望京地区的某个商业区。

丰台科技园是其中并不多见的密集地之一。

在接到一家未不知名公司同意参加面试的电话,添加微信后,界面新闻记者根据定位前往丰台科技园诺德中心附近的一座写字楼。在这里遇到了同样来求职的张晓——记者参加的六次应聘里,唯一一个拥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

出生于1993年的张晓,穿着已颇有金融职场人士风,黑色西装加黑皮鞋,正式而低调,说起话来不急不缓,谈起“现货交易模式”来头头是道。

2015年年初,毕业于郑州一所大专证券投资与管理专业的张晓,前往北京寻找对口工作,金融街是他的首选之地。

“那里的公司对学历要求严,实习时间长,基本工资少,我就放弃了。”张晓说,在一位学长的介绍下,他进入了一家校友云集的原油现货交易公司。

2017年1月9日,证监会组织的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方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决定通过半年时间集中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基本解决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和风险隐患。

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成为重点整治对象之一,证监会要求其不得拆分发行权益、降低投资者门槛等,截至6月底仍未整改规范或通过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交易场所,予以撤销关闭,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停止提供支付结算等金融服务。

2017年6月,休假回来上班的张晓惊愕地发现,整个公司已空无一人。张晓从大厦保安处得知,几辆大巴车将其公司的人全部带走。

张晓的老板来不及“翻盘”,公司就地解散。“一般情况下,业务员可以不清楚情况为由释放,老板会因诈骗嫌疑被调查”,张晓说,后来被抓的公司老板和员工有了经验,会提前沟通以应对调查,“很多老板承诺,业务员进去后只要不供出公司信息就给1万块,等级越高给的钱越多。”

整治力度愈来愈大,张晓周围的这类公司开始转行做影视投资或外汇投资公司,规避了被整顿的风险。

“国内的现货石油交易,绝大多数是用外盘期货交易模式包装出来的非法交易”,任职于国内某大型期货公司国际部的向丽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和原油期货相似的是,电子现货交易是金融与原油领域之间衍生品,国外也普遍存在。现实中现货交易通行的做法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或者以货易货的方式。但此类交易平台一无原油现货,二不是等价交易,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现货交易。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平台 | 币圈 | 收藏品 | 碳排放 | 衍生品 | 泛娱乐 | 百家点评 | 图片

Copyright © 2012-2020DEDECMS. 大宗财知道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多米互动

电脑版 | 移动版